好团会计>新闻>头条>正文

第二轮下岗潮最新消息:外资企业集体跑路原因何在

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称,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外资企业集体跑路原因何在?若放任倒闭潮、失业潮在神州大地肆虐,在住房、教育、医疗、养老四座大山的压迫下,很多中国人的命运将被改写。

  中国就业研究所所长曾湘泉称,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中国面临着制造业倒闭潮和失业潮双面夹击的局面,中国人迎来巨大挑战。

  今年以来,受股市一直不景气,人民币贬值的影响,很多企业倒闭,一些外企撤出中国市场,让很大一部分人失业或下岗。而目前的就业形势也非常严峻,就业难和招工难并存。

  一些大学生毕业在找工作时总是觉得找不到满意的工作,一些企业又总觉得岗位根本没人来应聘。而如今据曾湘泉所言,统计局公布的登记失业率根本没有敏感性。更称,由于国企重组等因素影响,要准备迎接第二轮下岗潮。

  这一言论立马引起了网友的热议,直呼:“博士都找不到工作啦”、“这是失业,不是下岗,下岗有补贴的”、“国企重组,裁员裁的是谁?”如果真入曾湘泉所言,那么国家确实要对就业政策做出调整了,更要好好研究,如何才能调整好就业形势,做到不浪费人才,减少失业待工的人。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1月制造业PMI指数跌破荣枯线,跌至49.8,为最近28个月的最低点。越来越多的头牌外资企业开始加速撤离中国。中国面临着制造业倒闭潮和失业潮双面夹击的局面,中国人迎来改开后第三次命运大转折。

  1978年,劫后余生的中国人迎来了改革开放,小岗村和全国各地的农民们通过大包干改变了忍饥挨冻的命运;李克强、张艺谋、李东生等知识青年通过高考或者返城实现了人生的华丽变身。这一年被称作改革元年,中国人迎来了第一次命运大转折。

  1989年后,西方制裁加上苏东剧变,是继续改革开放还是退回到原点,改革力量与左派力量僵持不下。直到1992年邓小平发表南巡讲话,僵局才被打破,改革派占据上风,姓资姓社的问题被搁置一边。南巡讲话之后,世界五百强企业纷至沓来,南下“打工潮”汹涌澎湃,数千万草根阶层的命运由此发生改变。部分人从草根一跃成为亿万身家的老板,很多业务员或蓝领精英甚至可拿到10K以上的月薪。

  进入2015年,越来越多的头牌外资企业开始加速撤离中国。外资撤离除了撤走巨额投资,这些企业庞大的海外市场也一并带走,中国面临着制造业倒闭潮和失业潮双面夹击的局面,中国人迎来改开后第三次命运大转折。

  今年计划撤离中国的头牌外企

  2014年12月17日,微软宣布将在春节前关闭位于及东莞的诺基亚手机工厂。关闭中国工厂后,部分设备被转移到越南河内工厂。

  松下将把立式洗衣机和微波炉生产从中国转移至位于静冈县和神户市的工厂。

  夏普计划在栃木县矢板市工厂和大阪府八尾市工厂分别生产更多机型的液晶电视和冰箱,推进回迁。

  日本大金工业公司董事长井上礼之7日表示,计划进一步把投放日本国内市场的家用空调生产从中国迁回位于滋贺县的工厂。

  TDK预计也将把部分电子零部件的生产从中国转移至秋田县等地的工厂。

  此外,优衣库、耐克、富士康、船井电机、歌乐、三星等世界知名企业也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开设新厂,加快了撤离中国的步伐。

  外资企业集体跑路原因何在?

  外资企业忍痛放弃在中国深耕多年的产业链,忍着解散员工需要支付巨额赔偿的痛苦,断然撤离中国,显然是事出有因。“包装地带”微篇认为,主要原因大致可归纳为如下几点:

  1、人工成本高涨,中国失去吸引外资的最大优势

  2001年产业工人工资五六百元,不仅低于东南亚国家,而且是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工人工资的1/20-1/30。现在工资普遍达到三、四千元,五险一金”更是占到工资总额的40%-50%,企业负担沉重。比如外企要养一名月薪10000的员工,实际上企业每个月需要为这名员工支付14628元。中国大陆不仅工资远高于东南亚,而且社保缴费是东南亚国家的4.6倍。

  2、老一代工人基础教育扎实,颇具忍耐与服从精神,新一代则迥然不同

  上世纪90年代,外资企业之所以抛弃东南亚而选择到中国投资,一个主要优势在于第一代农民工特别能吃苦耐劳,而且具备老板们非常看重的忍耐与服从精神。加上1980-1990年中国实行科教兴国战略,为社会培养出了一大批基础教育非常扎实的产业工人。而新一代的工人则迥然不同,不服从安排、不肯吃苦、好逸恶劳、容易冲动等特质已成为他们的新标签。近年来,年轻工人因为被主管批评几句便举刀相向的报道屡屡见诸报端。

  3、罢工等经营风险越来越大

  由于新一代产业工人注重维护自身权益,且多以自我为中心、好冲动,导致企业经营风险日益加大。

  2012年12月在汕头陈店一家制衣厂打工的26岁青年刘某,因为被工厂老板押着3000元薪水要不回来,点燃了打工的厂房,导致14名无辜者死亡。

  2014年9月10日,东莞台资苹果代工厂万士达中秋不发月饼和奖金,导致数千工人举行罢工并堵塞公路的事件。

  2014年10月,印尼金东纸业800选纸工人因为未上调工资发生罢工事件,员工堵住厂门导致生产停工。直到资方被迫答应工人条件后,罢工事件才得以平息。

  4、地缘政治风险加大、政治风波不断

  随着中国的崛起,与周边国家的摩擦越来越剧烈。南海局势升温、钓鱼岛事件的发酵,导致国内政治风波不断。反日游行时打砸日车的行为令在华外资企业胆战心惊。万士达罢工工人甚至提出收复台湾等七点要求,数月之后台湾总公司胜华科技宣布大陆的三家大型工厂破产倒闭。

  5、纳税优惠政策取消,吸引力进一步缩减

  2007年出台的《企业所得税》法,外企税收从15%提升到25%,也是导致外资撤离的一个因素。

  外资撤离对中国包装印刷等制造行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

  上述知名外资企业的撤离对于那些为之提供配套产品或服务的中国制造业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一旦外资撤离,为这些企业提供包装印刷、电子电器、五金模具、化工产品等产品的制造企业将面临订单锐减和产能严重过剩的困境。

  外资撤走对中国制造业影响之大,可能超乎多数国人的想象。笔者还记得2002年参加日本索尼公司在罗湖香格里拉大酒店举办的索尼绿色环保标准SS-00259推介大会,到场的供应商多达五百家,均是直接或间接为索尼产品供货的企业。品牌外资企业的影响范围之广,由此可见了一斑。

  严酷的事实也正在告诉我们,外资撤离的影响大到不可想象。2013年9月,高峰期多达7000人的包装印刷企业东莞快联达因为客户订单转移到东南亚,导致老板直接放弃工厂。2014年,中国最大的手袋厂之一理文手袋声称,由于公司订单被转移到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2014年公司利润剧减55%。微软宣布诺基亚春节前将关闭中国工厂,其供应商苏州闳晖科技也应声倒闭。

  经过二十年发展,当2008年中国取消外资优惠政策的时候,国内的内需市场已经繁荣起来,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底气。但是经过房地产大跃进、政府印钞、铁公基投资和贫富分化等的扫荡,中国的内需市场已是疲态尽显。如果此时外资企业撤走,外需市场将大大受损,这对中国制造业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外资不在,失业潮的幽灵将在神州大地游荡

  2010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指出,中国有4500万人的就业机会来自外资企业。如果算上间接为这些外资企业提供配套的上下游企业,外资提供的就业机会数以亿计。

  2014年3樱达电器突然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联建科技辉煌时有员工两万多人,倒闭时3000多名员工失业。万事达公司和联胜公司两家工厂倒闭造成7000人失业。诺基亚手机零部件供应商闳晖科技宣布关门停产,该公司数千名员工失业。

  近来,东莞市奥思睿德老板欠债1.35亿元跑路,400员工失业。东莞兆信通讯因资金链断裂倒闭,1000多名员工失业。诺基亚春节前关停东莞和北京工厂,届时又将有9000人失业。

  这些外资企业的关停或倒闭,间接造成的失业人数更是不可估量。以包装印刷业为例,东莞的快联达包装,2007年员工达到7000人,2013年9月突然倒闭时仅余1700名员工。中大印刷在高峰时期也高达6000人,到2014年1月发生罢工时,人数仅1200人。2013年罢工的港资深圳华彩印刷厂,2008年高达一万人,到罢工时仅余3000人。皖北最大的包装企业亨浩彩印倒闭致500多人失业,福建千帆纸业倒闭造成1000多人失业,力天倒闭至400人失业。

  外资撤离、外需崩塌;四座大山、内需不振,2015年的中国制造业,肯定要面临更大挑战。若放任倒闭潮、失业潮在神州大地肆虐,在住房、教育、医疗、养老四座大山的压迫下,很多中国人的命运将被改写。

  而这个冬天对中国制造业来说更加寒冷

  也许有的读者会问,利润下降我懂,但PMI是什么意思?所谓PMI,是英文PurchasingManagers' Index的缩写,翻译成中文是“采购经理指数”。这是衡量制造业或服务业,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运行状态的重要经济指标。我刚刚说的PMI,指的是制造业的。

  中国目前有两个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一个被称为“官方指数”,由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和国家统计局发布;一个被称为“汇丰指数”,由汇丰银行与英国研究公司Markit 集团编制发布。

  汇丰PMI和官方PMI走势差距比较大,一般来说官方数据比汇丰数据更好看一些。对此,新华社曾经解释说,官方PMI的企业样本中大企业、国企多,而汇丰PMI中小企业权重大。但这只是原因之一,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应该是官方数据更“讲政治”。

  现在问题来了:一个偏重于大企业、国有企业的指数,一个讲政治的指数,都跌出了28个月新低,跌破了荣枯线,这只能说明制造业真的是到了非常困难的时候。

  众所周知,几年前中国制造业还非常NB,跨国公司纷纷将工厂迁移到中国,怎么转眼之间就“年老色衰”了呢?其实最大的祸根,是因为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在这种背景下,表面上看工人工资不断上涨,但因为国内生活成本不断上升,工人生活水平并没有得到实质性提升。但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劳动力成本,几乎在过去六七年翻番。由于缺乏知识产权保护、政府干预过多、税负偏重,“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缓慢,在国际产业链中的位置长期得不到提升,所以当你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后,产品就不再具有竞争力。

  那么,为什么国家坚持走人民币对内贬值、对外升值的道路?因为这样有利于维持人民币计价资产的泡沫,对房地产行业发展和加速城镇化有利。想想看,为什么过去10年中国人拼命买房子?因为房价涨得快,你买了就发财,不买就被洗牌,社会阶层就会下移。资产泡沫成为推动城镇化发展的最重要力量,地方政府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获取大量土地收入,可以拉动GDP,官员们于公于私都获得了大丰收。

  但走到今天,资产泡沫的游戏越来越难以玩下去了。因为房子真的是过剩了,靠资产泡沫已经无法推动土地交易,让政府获取超额收益,也很难拉动GDP了。所以,利益的天平需要也必须向制造业倾斜了。

  但诡异的事情又出现了:为了让资金流入实业,但又不提高企业负债率,不增加银行风险,国家希望通过振兴股市来达到目标。但问题是,IPO注册制改革需要时间,至少还要半年才能实施,但股市已经被“打激素”搞活了。结果资金不仅没有进入实业,连制造业的资金都“倒流”进入股市投机,2013年到2014年的炒钱游戏,从信托、理财转移到了炒股上。制造业在最近一两个月,继续呈现失血的态势。

  未来怎么办?只有两个解决方案:第一,让人民币适度贬值,把高估的汇率降下来;第二,抓紧IPO注册制改革,尽快实施,而且是毫无保留的实施,如果还要保留“特色”,那只能再次把股市搞成一个“权贵嘉年华”。

  总之,制造业已经成为国运的重要标志。不振兴、搞活制造业,中国就不会真正有未来。

免责声明:好团会计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以及网友投稿,本网站只负责对文章进行整理、排版、编辑,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头条

关闭
关闭